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茶党搅局美国债务谈判

2018-11-30 18:24:30

“茶党”搅局美国债务谈判

王晓薇 北京报道

7月25日,美国进入国债违约倒数一周。7天后是否会违约?不到一分钟美国府院双方似乎并不打算给出终答案。

从7月24日,众议院共和党博纳宣布退出谈判,并拒绝接听奥巴马开始,这场僵持于双方之间的博弈到了该引入“外援”的时候了。

“围压”共和党

7月25日晚9点,奥巴马临时决定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在演讲中奥巴马6次呼吁“妥协”,9次提及“平衡”,并次承认了美国有可能会出现债务违约。“如果你们支持我们的削减赤字方案,请发出你们的声音,让你们的国会议员知道。”奥巴马在演讲的发出了这样的号召。奥巴马讲话后一小时,号召效果开始显现,美国国会站流量激增,终导致包括博纳在内的多个议员的络服务器崩溃。

更大的“外援”来自于市场。7月26日,美元指数重挫0.8%至73.51附近,触及一个月以来低点。美元对欧元跌幅达到1%,创下三周以来的跌幅。在亚洲市场,美元的颓势引来了更大的反应,在美元对日元逼近78.10,创下4个月新低后,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表示,将密切关注日元涨势,防止升值过快影响日本经济。与日本央行的口头干预相比,韩国和巴西则走得更远。在韩元对美元逼近35个月新高时,交易员发现韩国外汇当局对买入美元进行了干预,同样的干预也出现在了巴西,7月25日,圣保罗外汇市场开盘后,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即出现大幅上升的趋势。其间巴西中央银行连续3次入场干预,但在收盘时,美元对雷亚尔汇率仍下跌0.71%,收于1∶1.544,创下12年来记录。

在汇市之外,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也参与了这次行动,7月26日,从美国到欧洲,从亚洲到拉美,下跌成为了当日股市的主流。同一天,IMF新任总裁拉加德,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日本财务大臣野田佳彦也发声敦促美国迅速打破债务僵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声音较为沉默。

面对外部形成的合围之势,7月26日、27日,作为众议院共和党的博纳均未在媒体露面,在白宫有关债务谈判的日程安排上,也没有出现他的名字。在这个谈判的关键节点上,博纳正在忙于平息一场来自共和党的“叛乱”。

“茶党”叛乱

7月28日,众议院第二次推迟了对博纳提出的提高国债上限新方案的投票。在这一方案中,分两步走的减赤计划并未改变,但是在7月25日方案中确定的未来10年初步节省1.2万亿美元变为了削减9170亿美元,而应该与减赤同等规模的提高上限额度也被从之前的1万亿美元调低至9000亿美元。

面对众议院给出的比之前还苛刻的方案,投票前,参议院对此表示了否定。

博纳的方案之所以如此“难产”,一方面是由于国会预算办公室指出其方案中有关于会计法则的计算问题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受到了来自众议院会议室中坐在两排议员的施压。他们是共和党中财赤保守派的代表,也就是所谓的“新茶党”。7月25日,博纳刚刚在众议院提出分两步走的提高国债上限方案,在场的共和党众议员中的“茶党”代表托德·艾金和杰森·查菲兹就当下表示他们不会支持博纳的计划。“无论怎样我都不认为可以支持他,”查菲兹说,“我打算坚守原则,就是因为在过去几年我们有了太多的妥协,我们现在正处于这个糟糕的状况中。”目前,众议院共和党成员中有60名来自“茶党”,作为众议院多数派的共和党,要想议案获得通过必须得到217张投票,也就是说在不期望获得众议院民主党支持的情况下,共和党内的反对票不得多于23张。握有60张选票的“茶党”虽在一共有435席的众议院中所占比重没有超过14%,但是在关键的投票中,足可以让博纳遭遇共和党议案不能在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顺利通过的尴尬。除了60名亮明身份的“茶党”议员外,在共和党中支持“茶党”并与之关系密切的议员还有178人之多。“茶党”势力正在壮大。

在众议院让博纳遭遇尴尬,在参议院作为少数派的“茶党”也不容小视。在参议院方面,民主党里德所提出的未来十年减少赤字2.7万亿美元的提案如果想要获得通过,至少还需要7张来自共和党的赞成票。而在参议员中“茶党”的人数为6人。

7月27日,据消息人士透露,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里德、众议院多数党博纳,与共和党麦康奈尔正在私下会晤商讨如何打破目前的僵局。有可能的方案是,将众议院通过的方案与参议院方案结合。里德已经在自己的方案中做出了让步,有关共和党人敏感的增税问题已经被增加收入所代替。而里德的方案中关于未来十年节省2.7万亿美元开支的计划也被国会预算办公室调整为2.2万亿美元。在两党的方案中关于减赤和增加收入的方法上已经具备共同点,但是在调整额度上,一向以严格赤字为宗旨的“茶党”恐怕还会让提高债务上限谈判再出变数。在之前众议院通过的,受“茶党”大力支持的“削减开支,限制支出和平衡”法案中,“茶党”坚持将未来十年减赤的目标定在不得少于4万亿美元。在不得增税的前提下,民主党人根本无法接受这一额度。

政府“后手”

在额度上的巨大分歧正在将美国推下债务违约的悬崖。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正在为此准备“后手”。

7月27日,财长盖特纳再次警告,如果不能在8月2日之前达成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财政部将无法支付到期利息。而在警告背后,有消息透露,在此前一周的时间内,盖特纳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以及美国前财政部部长保尔森曾多次举行闭门会议,研究美国一旦违约的应急措施。

美联储将在美国债务违约中扮演重要角色。美联储可以在短期内将政府开具的“空头支票”暂时变现,在提高债务上限后,政府再进行支付。

此外,在关于8月2日是否是美债违约的终日期上,财政部也为自己留出余地。截至7月22日,美国政府在纽约联储账户上的余额还有830亿美元,7月26日和7月27日,财政部还顺利发行了共700亿美元的长期国债。8月3日,到期的将是230亿美元的老年及残疾人福利社保,如果美国提高债务谈判失败,这部分支付很可能属于冻结项目。据巴克莱资本计算,美国财政部终耗尽现金将可能出现在8月10日,而的债务违约有可能开始于8月15日,一笔300亿美元债务利息结算时。

美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5次违约,其中4次都发生在1941年标准普尔授予美国国债AAA评级之前,一次是在1979年,由于政府工作疏漏导致短时违约。5次违约并没有终让市场失去对美债的信心。而且在美国14.3万亿美元的负债中,美国人自身持有9.8万亿美元,美国欠国外债务大约为4.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

代写投标书
回收西门子PLC模块
三级配电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