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溫州制鞋企業的產業“革命”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2019-03-06 18:04:44
溫州制鞋企業的產業“革命”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溫州制鞋企業的產業“革命”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溫州6000家鞋企只剩下2000家
3月4日訊,溫州一家鞋廠繁忙的生產線,老板寓意川流不息。

溫州人做皮鞋的歷史,早可以推到南宋。不過,他們現在害怕,這個產業今后在溫州會成為歷史。

一個內外交困的時期,正降臨在這個占到溫州工業生產總值近四分之一的產業。來自當地鞋革行業協會的數據說,去年溫州皮鞋的成本繼續上漲了20%,而無休無止的反傾銷及國際貿易糾紛,又像一只大手在慢慢掐緊他們的喉嚨。

毫不夸張地說,這是一個多災多難的產業。它曾遭遇過多次危機,幾乎每一次都可稱得上是“滅頂之災”。不過,我們不得不佩服這些溫州老板們的頑強,他們在危機中,往往扮演“自我革命”的角色,他們是自己的“白衣騎士”。

他們并沒有失去信心,還宣稱要讓行業產值保持8%左右的增速,規劃明年總產值達到900億元。

這個數字甚至接近了青海省去年的GDP總量,要知道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賣的只是每雙不到200元甚至更低價的皮鞋。

現狀:

6000家鞋企只剩下2000家

“中國鞋都”是個不折不扣的候鳥城。

來自全國各地的打工者,在年末都潮水般地退去,在新的一年到來時,又像潮水一般涌向這里。

這里曾經遍布了近6000家鞋革企業,幾十萬名工人在這里晝夜不休地生產鞋子。初春是它熱鬧的時候,開工的鞭炮和越來越多的新面孔,昭示著這里的繁榮。

不過現在,這里僅剩下2000余家企業。雖然也有新的企業成立,但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企業,成為了鞋都的“失蹤者”。

更要命的是,即使是存活的這2000多家企業,也都良莠不齊,其中有自己品牌和銷售網絡的只有10余家。

“目前,中國制鞋產業已進入洗牌階段,溫州制鞋行業同樣面臨挑戰。”溫州鞋革行業秘書長謝榕芳說。

縮影:

一家留不住工人的小工廠

一個尷尬的現實是,作為傳統產業的鞋革行業,正在因為當地各項條件的制約,面臨無法繼續在溫州生存的狀況。

陳剛的升海制鞋廠就是一個縮影。

早年陳剛是溫州另一家大型鞋企的銷售業務員。“在這個行業里做久之后,就很自然地想自己去發展了。”

在溫州人的性格中,普遍存在“寧為雞頭,不為鳳尾”的思想。這也是溫州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中小企業的一個原因。

陳剛曾經很得意自己的選擇。他在2002年時成立了升海制鞋廠,企業規模不大,注冊資金也只有150萬,接一些外貿訂單,加工女鞋。

在鞋都,像陳剛這樣的企業,當時少說也有2000家。不過那個時候,正是溫州鞋革行業的一個“黃金時期”。

“基本上能做到全年無休,訂單做不完。”陳剛回憶說。

這個時候,陳剛想到了擴大生產規模,可要命的是,根本沒有這個條件。“要地的成本太高了,而且是有錢也拿不到。”

另一個讓陳剛感到不安的是。他發現自己越來越留不住廠里的工人了,總是在生產旺季的時候,會有工人突然不見了。

有一天,他跑到別的企業里去打聽,才知道自己給“普工”開出每月1000塊的保底工資已經沒有了任何競爭力。

“我也想給工人多發點工資,可我的利潤只有這么點。”

就在陳剛還在想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金融危機來了。毫無懸念地,陳剛被迫停掉了自己的小工廠。

想盡辦法節約成本

1.鞋廠遷移到中西部省份

“溫州本土的發展空間日漸變得狹窄,企業的生存條件大不如前。”另一位熟悉溫州企業狀況的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說。他認為,這是溫州鞋企數量迅速減少的一個主要原因。

去年6月,葉建國把他在溫州開辦了14年的鞋廠搬到了重慶璧山。

“這邊園區里有很多溫州人辦的廠子,有鞋材、鞋底、鞋線、包裝等一整套的產業鏈,跟溫州差不多,只是規模還沒有那么大。”

據葉建國說,早在2007年的時候,溫州一些中小鞋企的老板,就商量在中西部省份“移植”溫州模式,至今,四川、重慶,甚至俄羅斯都建立了溫州制鞋生產基地。

“企業外遷帶來的影響是,對溫州本地產業集群的發展,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壞,同時這些外遷企業在當地,也提高了當地鞋革行業的水平,從而培養了一部分競爭對手。”周德文說。

2.搬到海外,避免反傾銷稅

除了成本之痛外,漫長而無助的貿易摩擦,也讓一部分溫州鞋企,選擇了搬到海外。

  “幾乎所有的出口鞋企,在這幾年,都受到了反傾銷等貿易摩擦的影響。”謝榕芳說。

近一輪來自歐盟的反傾銷貿易爭端始于4年前。

當時歐盟向中國的皮鞋,征收了高達16.5%的反傾銷稅。這個決定所帶來的影響是,溫州每年在海外的皮鞋銷售數量,以接近20%的速度下降。

  沒有一個生意人會和利潤過不去。一個事實是,如果把工廠搬遷到俄羅斯,關稅成本至少能降低70%。

這個說法來自康奈集團總經理鐘普明,目前康奈已經在俄羅斯投資開設了一個工業園區,專門接納從溫州搬遷過去的皮鞋企業。

按照鐘普明的說法,以正規通關計算,一雙半成品皮鞋出口關稅僅5%,而成品鞋關稅高達15%,如果以“灰色清關”進入俄羅斯,從溫州到圣彼得堡要3個月以上,而且可能面臨被稅警強制拉貨的可能。

可是如果企業將半成品鞋在俄羅斯完成組裝,就可以打上“MADE IN RUS-SIA”(俄羅斯制造),不僅可以安全地在俄羅斯境內銷售,還可以發往歐盟各主要市場銷售,不必擔心諸如“反傾銷”之類的問題。如此概括計算,一雙鞋銷往俄羅斯的關稅成本少降低70%。

怎么辦: 每一個黑暗時期,總會有人把希望的火把照亮。

在整個行業面臨蕭條或者危機的時候,也有一些勇敢者,做出了自己的一些嘗試。而政府的主政者,也適時地推出了一些政策,希望能幫助溫州這個傳統產業走出困境,康奈和奧康就另辟蹊徑,迅速實現轉型升級。

康奈:去機場研究客戶

打造高端品牌

康奈營銷公司部門經理鄭暉在去年開年的時候,接到了董事長鄭秀康的一個電話。

“董事長讓我們去機場堵人。”接完電話后,鄭暉向他的下屬們布置說。

  這個奇怪的任務,始于鄭秀康的野心:他想把“康奈”打造成一個高端品牌。

“沒有品牌,就好比給別人拉板車,始終處于被動地位。”這個據說只花45天,就掌握了一般人需要3年才能學會的制鞋技術的聰明人,一直念念不忘要提升“康奈”的品牌檔次。

為了完成任務,鄭暉成立了一個調查小組,課題是對高端人群鞋消費需求進行市場分析。

于是,有一段時間里,這個小組的成員天天蹲守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機場的門口,瞄準一些老板或者白領模樣的人就撲上去,問他們喜歡穿什么牌子什么款式的鞋子。

很多時候,他們被當成了“壞人”對待。

“一開始我們尋找的目標主要是從寶馬、奔馳等高級轎車上下來的旅客,由于我們工作小組是清一色的男同胞,手里還拿著相機,當我們靠上前同他們講話的時候,客人反應就是警惕,有些甚至還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我們。”鄭暉回憶說。

即使是這樣,鄭暉和他的同事們還是交給了董事長一個滿意的報告。

“看到報告時,是喜憂參半。”讓鄭秀康憂的是,原本屬于自己的客戶在大量地流失,洋品牌壟斷了國內高端市場的大半江山;而喜的是,他發現不是消費者主動離棄民族品牌,而是自己的研發和生產沒有及時跟上他們的需求。

不久之后,“康奈高端制造”的概念頻頻出現在各大媒體上。

  在去年10月份的春季新品訂貨會上,康奈高端系列產品訂貨的比重較上一季和往年同期均有大幅度提升。2009年市場銷售數據顯示,康奈高端產品的銷售比重與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約10個百分點。

奧康:一個70后帶領三個80后

啟動網絡營銷

奧康的網絡營銷部,應該是整個集團年輕的一個部門。

“我們是一個70后帶領三個80后在干活。”網絡營銷部經理盧忠陽介紹說。

奧康是溫州鞋企中家打造網絡營銷的企業。在2008年,奧康花了300多萬元,在網上建了“奧康網絡商城”,準備向電子商務發展。

實際上,盧忠陽的工作在5年前就開始了。“2005年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淘寶等網站上開網店了。”

一開始,甚至連盧忠陽同一個大辦公室的同事,都不明白這四個年輕人在弄些什么名堂。“他們就見到我們老是忙著拍照片,還整天對著電腦,一會傻笑,一會噼里啪啦打字,而且還都不按時上下班。”

看上去,這是一個特立獨行的部門,甚至還帶點網絡世界“崇尚自由”的習氣。不過,就是這四個“怪里怪氣”的人,卻創造了奧康的一個銷售奇跡。

現在奧康網絡商城每天的銷售額都在一萬元以上,去年的銷售總額達到了400萬元。這幾乎相當于奧康一家專賣店一年的銷售總額。

“我們網絡銷售大大降低了傳統商務流程的人力、物力成本,所以我們的利潤至少是實體店的3倍以上。”

這樣的成功,除了因為電子商務在這幾年發展漸入佳境之外,奧康遍布全國的3000多家連鎖專賣店,也讓奧康的網絡銷售有了可依托的平臺。

“買家在網上下單后,我們就將訂單分配給離消費者近的實體店,這樣就形成了快的物流配送。”盧忠陽介紹說。

今年,盧忠陽和他的三個同伴領到了更加艱巨的任務,網絡銷售要實現1000萬的總額。

不過,在這個習慣于凌晨一兩點和客戶交流的團隊眼里,完成這個任務,并不是一個傳說。

政府出招:

打造溫州皮鞋的區域名牌

在溫州主政者眼里,鞋革行業被賦予了更多的象征意義。

“這是溫州的傳統輕工行業,屬于勞動密集型的,如果這個行業能轉型升級成功,那溫州經濟就真正實現了‘突圍’。”溫州本土知名經濟學者馬津龍解釋說。

在去年的全國“兩會”期間,溫州市委書記邵占維提出了“溫州要率先突圍”的觀點,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

隨后溫州市政府出臺了一些振興產業政策。其中為的當數“工業轉型升級321行動”。“現在政府陸續出臺的一些政策,基本都圍繞‘321行動’來的。”溫州市工商聯調研處處長陳熙君說。

而關于鞋革行業,政府引人注目的一個動作是,打造溫州皮鞋的區域名牌,試圖“強強聯合、以小帶大”。

去年,“溫州(國際)鞋都”浙江區域名牌正式授牌。在2009年的一個月里,溫州市政府特意召集了鞋企代表、行業協會代表,就推廣使用“溫州(國際)鞋都”浙江區域名牌進行了動員。

給坐在臺下的老板們鼓勁打氣的是剛來溫州不久的市委常委、副市長周少政。

按照規定,今后獲得省級以上名牌產品稱號的企業都將打上“溫州(國際)鞋都”品牌。

現在,為了推廣這個區域品牌的使用,溫州人決定,其余的鞋企,只要符合鞋革行業協會提供的聯盟標準,都可申請使用這個標志。

專家觀點:

把2700多家企業分類重組

關于溫州鞋企今后的走向,即使到了今天,依然有無限想象的空間。

“溫州鞋革產業不會撤空,畢竟整個產業鏈優勢還在,而且積累的設計能力也是別處短時間內無法比擬的。”樂觀者如謝榕芳說。

悲觀的人卻認為,溫州鞋革行業就像茫然無知行走于高速公路上的女孩一樣,身處危險,隨時可能面臨致命的一擊。“這是產業轉移的一個必然趨勢。”馬津龍說。

不過作為行業協會的管理者,謝榕芳已經有了一整套完整的鞋革行業轉型升級的方案。

在這個方案中,行業重組整合是一個重要的內容。

鞋革行業協會早在4年前,就協助政府對2700多家中小企業進行了A、B、C分類,并提出了重點扶持A類企業,引導發展B類企業,C類企業任其發展的策略。

按照方案,今后要對三類企業實施動態管理,引導行業內企業加快整合重組,重點引導30家品牌企業做大做強做優,鼓勵合作兼并,走聯合發展之路。積極培育20家大型外貿企業做大做強外貿出口業務。

整合重組的初步設想是:由行業協會牽頭,在未來3到5年內,由A類企業中產值10億元以上的龍頭企業,主動選擇整合B類企業中的品牌企業或者生產型企業,以兼并或者聯合的形式,整合市場終端或者產品生產線,進一步做強做大,成為特大型企業。

行業的兼并重組在溫州已經有了先例。自金融危機發生以來,溫州現在至少已有39家企業完成了整合重組,另有15家企業正在進行重組,13家企業有意向重組。

這些整合成功的行業,涵蓋船舶、電氣、閥門、汽摩配等。

另一個信號是,在上周舉行的溫州兩會上,趙一德市長在一次分組討論間隙,對溫州鞋革行業會長、也是康奈的董事長鄭秀康囑咐說,希望康奈能著手溫州鞋革行業的重組工作。静脉炎是怎么引起的
营养筋骨疼痛吃什么食物
红斑狼疮早期症状如何调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